山西三晋历史 山西名人荟萃 山西民俗风情 山西非物质

新发现的北方傩舞——襄汾县赵雄“花腔鼓”调查报告

山西非物质 时间:2018-05-02 10:04 点击: 作者:程咬金
[导读]襄汾县位于山西省西南部,县名始于1954年,是由原襄陵县和汾城县合并而成。原襄陵县为春秋时晋国大夫筼筜的封邑,公元前621年晋襄公死后葬此,故称此地为襄陵。西汉始置襄陵县,

襄汾县位于山西省西南部,县名始于1954年,是由原襄陵县和汾城县合并而成。原襄陵县为春秋时晋国大夫筼筜的封邑,公元前621年晋襄公死后葬此,故称此地为襄陵。西汉始置襄陵县,属河东郡。王莽时改名为干昌县。东汉复名襄陵。北齐天保七年(556年),襄陵县并入禽昌县。隋大业二年(606年),复名襄陵县。唐元和十四年(819年),移治于汾水西岸宿水店,即今古襄陵村。宋天圣元年(1023年),又移治于晋桥,即今襄陵镇。原汾城县为周康王所封唐叔虞的小儿子公明之地。战国时期为魏国城邑。西汉在此置临汾县,县。北魏太平真君七年(446年),分临汾县北境设泰平县。北周改为太平县。唐贞观七年(633年),太平县移治敬德堡,即今汾城镇。襄汾县东临浮山、曲沃、翼城,西傍乡宁,南毗曲沃、侯马、新绛,北连临汾。东有塔儿山(属太岳山脉),西有姑射山(属吕梁山脉),汾河纵贯县境中部,为临汾盆地的组成部分,水源充足,土壤肥沃,古有“金襄陵、银太平”之称。从县城往西南走20公里, 是以“花腔鼓”而著名的赵雄村。花腔鼓,在鼓乐发祥地晋南诞生,透露着三晋傩文化的信息,它别具一格的独 魅力,堪称是中国鼓王国的一朵奇葩。花腔鼓的发现,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北方傩资料匮乏的现状,对研究傩文化这一边缘学科,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。下面,对赵雄花腔鼓作一简略介绍。

一、“花腔鼓”探源

在我国民间,流传着一 以佩戴面具、驱邪逐疫为主要 征的文化现象,人们把它称为“傩”或“傩文化”[1]。傩,是原始宗教信仰的产物;是驱邪除疫、禳凶纳吉的一 历史悠久的神秘仪式;是中国最古老、传统文化意蕴最深厚,也最具生命力的活态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它包括傩仪、傩戏、傩舞、傩俗等领域。傩文化在我国流传十分普遍,但大都蕴藏于长江流域和西南各省,北方地区留存相对较少一些[2]。赵雄花腔鼓应属傩舞,傩舞是由傩祭发展而来。黄竹三先生认为“傩祭则是先民的另一 宗教活动,它和赛社祭祀不同,不是为了向神灵祈福,而是为了驱疫禳灾”[3]。在举行傩祭时,由人扮演方相氏,《周礼·夏官·方相氏》中记载:方相氏掌蒙熊皮,黄金四目,玄衣朱裳,执戈扬盾,帅百隶而时傩,以索室驱疫。[4] 由方相氏带领“百隶”在各房室中搜索鬼疫而逐之。《后汉书·志第五·礼仪》记载更为详细:先腊一日,大傩,谓之逐疫。其仪:选中黄门子弟年十岁以上,十二以下,百二十人为侲子,皆赤帻皂制,执大鼗。方相氏黄金四日,蒙熊皮,玄衣朱裳,执戈扬盾。十二兽有衣毛角,中黄门行之,冗从仆射将之,以逐恶鬼于禁中。夜漏上水,朝臣会,侍中、尚书、御史、谒者、虎贲、羽林郎将、执事,皆赤帻陛卫,乘舆御前殿。黄门令奏曰:“侲子备,请逐疫。”[5]子是中黄门倡,侲子和,曰:“甲作食(歹凶),(月弗)胃食虎,雄伯食魅,腾简食不祥,揽诸食咎,伯奇食梦.强梁、祖明食磔死,寄生、委随食观,错断食巨,穷奇、腾根共食蛊。凡使十二神追恶凶,赫女躯,拉女肝,节解女肉,抽女肺肠,女不急去,后者为粮!”因作方相与十二兽舞,欢呼,周遍前后省三过,持炬火,送疫出端门,门外驺骑传炬出宫,司马阙门外五营骑士传火弃洛水中。

表明汉代宫廷傩引人注目的变化是增加了“十二兽舞”表演者身披兽衣,头戴形态各异的面具,一边舞蹈,一边追逐恶鬼。正是“十二兽舞”的出现,标志着傩舞从傩祭的母体中发展而来。

从敦煌文书写本中我们发现,唐代傩仪中的仪式主体方相氏已变成了民间传说中专门捉鬼的钟馗。敦煌文书写本有“万恶随于古岁,来朝便降干祥。应是浮游浪鬼,付与钟馗大郎。从兹分付已讫,更莫恼害川乡。”[6]写本还详细描述了钟馗的外在容貌 征为“领取铜头铁额,魂(浑)身物(下加心字)着豹皮,□使朱砂深赤,咸称我是钟馗。”[7]

从《梦梁录》中“禁中大傩”仪式的记载看,宋代傩仪的表演性成分更明显:禁中除夜呈大驱傩仪,并系皇城司诸班直,戴面具,著绣画杂色衣装,手执金枪、银戟、画木刀剑、五色龙凤、五色旗帜,以教乐所伶工装将军、符使、判官、钟馗、六丁、六甲、神兵、五方鬼使、灶君、土地、门户、神尉等神,自禁中动鼓吹,驱祟出东华门外,转龙池湾,谓之‘埋祟’而散。[8]

此时,作为傩仪主体的方相、十二兽和侲子已为将军、符使、判官、钟馗、六丁、六甲、神兵、五方鬼使、灶君、土地、门户、神尉等替代,且由伶工扮演。傩祭中的形象不同了,但任务却没有改变,仍然以驱鬼逐疫为目的。

关于赵雄花腔鼓的产生年代,有待考证。襄汾作为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,十万年前丁村古人 在这里繁衍生息,1980年,在襄汾陶寺乡一带发掘出了我国较早的礼乐重器土鼓、鼍鼓、 磬等,多 与文明起源密切相关的物质遗存。这件鼍鼓距今四千多年,由此可见襄汾鼓文化的久远,而赵雄村距离春秋时期晋国国都古绛遗址仅有2公里[9],是晋国上卿,赵盾后裔聚居地,深厚的文化积淀,为花腔鼓这一 殊鼓 的产生创造了条件。当地人们都认为其产生于唐代,依据有:一是传说;村民白天才说:“花腔鼓据说 是在唐朝贞观年间,当时李世民是个明君,而李世民的阳寿到了,阴朝地府的判官因感于唐太宗李世民为国为民之情,不忍世因主而乱,所以私自改了生死薄,为其增加了寿数,而触犯了天条,依律当诛,但玉皇感其为民之初衷,从轻发落,给予游乡示众,有一名叫花庆的鼓师为判官之举所动,回家后苦思冥想,七天水米未进,到第七日子时,番然醒悟,于是操鼓而击,为后人留下了这铿锵激昂、节奏明快、独树一帜的精美鼓乐”后世为纪念他,起名曰‘花庆鼓’,也称‘花腔鼓’”。二是从表演者使用的乐器拍板来看,《旧唐书·音韵二》有:“拍板,长阔如手,厚寸余,以韦连之,击以代拍”的记载。如果说花腔鼓真正产生于唐代, 将《梦梁录》中记载的判官驱鬼的傩舞活动向前推进了一百年。有关判定还请学者们考证,笔者只作简单介绍。

二 花腔鼓的演出体制

1、演出时间及场合

花腔鼓的表演主要在元宵节和辣椒丰收后。元宵节闹社火是中华民族一 古老的民俗,自宋元以来经久不衰,历久弥新。在晋南,鼓永远是社火中的主角,在各 各样丰富多彩的鼓乐表演中,花腔鼓以其独 的风格,显示着 有的文化魅力,深受人们的喜爱。花腔鼓表演的内容为《五鬼闹判》的吉祥戏,是一 以傩舞的形式从反面震慑、感化人。

赵雄花腔鼓一般以场地表演为主,表演时鼓乐队分两排或八字队形,除开头、过门、结尾每段反复一次,判官和小鬼的表演是在鼓乐打击伴奏中进行的,判官的表演俗称“踩鼓心”,即鼓者敲鼓心,判官 开始走台步,并左右巡视,敲鼓边和鼓槌相倾时,判官 原地随着鼓乐节奏做挠头、咬牙、晃肩等动作。一般判官和小鬼的表演动作,配合没有固定的格式,有的抓耳,有的挠腮,有的拔胡子、有的打屁股,表现力判官的虚张声势和众小鬼欢闹的情景,而三十六位身着戏装戴面具的击乐伴奏者在表演时也间以跺脚、跳跃、呐喊助威来烘托气氛。花腔鼓突出了一个“闹”字,极富幽默意味。

2、角色及其装扮

表演时,判官头戴判官帽,面戴狰狞可畏的判官面具,耳挂红髯,身穿红官服,足登高方,一手高擎虬杖,一手握笏板,威风凛凛,怒目巡视。五个小鬼头戴蓬头假发,脸罩小鬼面具,身着戏剧中的跨衣、箭衣、靠和龙套衣,脚蹬快靴,其中一号小鬼手举遮阳伞,二号小鬼手持摺扇,跟随判官左右,三号小鬼手举要命锤,四号手持索命牌,五号小鬼双手持一条长铁链。五小鬼不停地前后左右蹦跳着,在围观的人群中寻找要捉拿的恶人,其表演非常富有情趣。同时,周围有鼓乐伴奏,分八组,每组四人,一人击鼓,一人击锣,一人拍夹板,一人敲梆子,八组鼓乐舞者,称八面威风。演员进出口处是两面大鼓更是威震四方。鼓者也都是鬼怪装扮,全部戴鬼卒面具,头两侧是扇形纸花,挂红、黑、白髯口,身着戏中的跨衣、箭衣、靠和龙套衣,脚蹬快靴,八个服饰,面具相同,这样一 殊的鼓乐,只流行于襄汾县赵康镇赵雄村。

3、面具及其制作

从花腔鼓表演者所带的面具来看,更为独 ,由于花腔鼓是由古傩舞演变而来,傩舞是古代进行驱除恶鬼邪魔的祭祀仪式时跳的舞蹈,所以它起源于原始巫舞,跳舞时头戴各 邪恶的假面具,手持各 兵器,表现驱鬼捉鬼的内容。花腔鼓中面具的制作方法也很 别,襄汾县赵康镇赵雄村村民赵国昌说:“做面具的时候,先用黄泥加棉花,打成泥胎,泥胎整形,基本上有了人形(人的面部形状),干了以后,用毛头纸抹上浆糊,一层一层贴起来,然后,在披灰、打磨、上彩,晾晒以后基本上 制作成了。”赵国昌先生还强调:“现在所用的是1980年时做的,现在能做,但没有以前老人们做的好了。”

4、曲牌(鼓谱)

花腔鼓作为一 民间艺术表演形式,鼓谱和击打表演独具 色,鼓谱每打完一段,要接着打一个【风搅雪】,原称【小唐王乱点兵】的鼓点以作过渡,采用了换头留尾的手法,变化频繁,形象生动,曲牌主要有【小得胜】、【大得胜】、【珍珠倒卷帘】、【风搅雪】、【凤凰单闪翅】、【凤凰双闪翅】、【厦坡滚核桃】、【八仙过海】、【摘豆角】、【老虎呲牙】、【单蹩脚】、【双蹩脚】等。丁村民俗博物馆研究员陶富海说:“在北方来讲,我们襄汾县赵雄这个花腔鼓,实际上 是傩舞,它还没有形成戏剧,它这个最最古老的形式 是说从商代演剧到唐代这一段,它历史既久远,形式又原始,所以,从中国北方民间文化来讲说它是最古老、最原始、最具有代表意义的一 原始文化。这样一个独 的傩舞形式在民间能够保存下来,除了它深得民心,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外,最最主要的是表现了我们这个民族一个从善的心理,惩恶、扬善,做善良的人,这是人们真正从心底里的追求。”

三 花腔鼓的现状

花腔鼓因其别具一格,曾经在我国著名导演何平导演的电影《炮打双灯》[10]中作为场景表演,其表演形式早已跨越国界,但是对于它的历史、艺术、民俗等方面的价值还不够重视。而这样一 鼓乐,如今受 经济和现代人的生活影响和冲击,传承和发展遇到了极大困难。赵雄村村委主任张明学说:“现在外出打工的人多了,这会咱村里打鼓的人越来越少,原来咱出外打鼓十二面鼓,一共下来全套出去是五十几个人,这会儿 是人数凑不齐,凑不齐的话, 只出八面鼓,正好八面威风吗。”

由于传承和发展经费短缺,能够完全掌握花腔鼓表演艺术的艺人屈指可数,花腔鼓的传承濒临灭绝的边缘,针对这些状况,襄汾县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保护和发展花腔鼓这一稀有鼓 。2007年,对花腔鼓表演团体给予了表彰奖励,2008年,襄汾县委县政府实施文化惠民工程,将包括花腔鼓在内的传统民间文化纳入到保护和开发的范畴,以“保护为主,抢救第一,合理利用,传承发展”,正在传承人培养,表演队伍培训、资金支持、文化产业开发等方面进行着大量的工作。他们的保护原则是“修旧如旧”,尽可能还其花腔鼓原貌。

花腔鼓,这一 有的鼓 ,这一传统文化的瑰宝,一定会得到良好的保护,持续的发展,永远行进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。

王潞伟,生于1983年10月,男,山西省长治市郊区人,

[1] 宛志贤《贵州古傩》,贵州民族出版社,2004年版,第2页。

[2] 山西省而言,已发现的傩文化有:曲沃任庄扇鼓傩戏、上党队戏、寿阳爱社、晋北赛戏。

[3] 黄竹三《戏曲文物散论》,文化艺术出版社,1998年版,第228页。

[4] 《周礼?夏官?方相氏》

[5] 《后汉书?志第五?礼仪》

[6] 法·谢和耐等著《法国学者敦煌学论文选萃》,耿译,中华书局,1993年版,第4976页

[7] 《法国学者敦煌学论文选萃》第2055页。

[8] 南宋·吴自牧《梦梁录》,傅林祥注,山东友谊出版社,2002年版,第76-77页。

[9] 晋国国都古绛——《史记?晋之世家》载:“献公八年,乃使尽杀诸公子,而城聚都之,命曰绛,始都绛。”

[10] 《炮打双灯》冯骥才著,何平导演,西安电影制片厂1993年出品,获得第四十二届圣·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评委 别奖提名奖;第十四届夏威夷国际电影节大奖;第十四届中国电影金鸡奖 合拍故事片、 导演、 美术奖。获西班牙圣·塞巴斯蒂第安国际电影节 女主角奖和中国电影金鸡奖 女主角奖提名。 ■

标签: 襄汾县
    责任编辑:程咬金

    精彩评论

    网站首页 | 山西新闻频道 | 山西时政 | 山西热点时评 | 山西舆情 | 山西晋商频道 | 山西网络热点 | 山西财经 | 山西法制新闻 | 山西教育 | 山西旅游 | 山西人物 | 山西民俗文化 | 山西深度报道 | 山西民生新闻 | 山西历史人文 | 山西娱乐 | 山西农村频道 | 山西交通网 | 山西太原新闻 | 山西大同新闻 | 山西长治新闻 | 山西阳泉新闻 | 山西晋城新闻 | 山西运城新闻 | 山西体育频道 | 山西美食 | 山西国内新闻 | 山西国际新闻 | 山西健康频道 | 山西好风光 | 帮助中心

    Copyright ©2010-2018 山西新闻网(http://www.sjrx.com) 版权所有 晋ICP备05011485号  

    电脑版 | 移动版 | 网站地图 | xml地图

    扫一扫 更健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