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文化看点 经典山西 山西黄河文化 山西文化阅读

“鸟人”大山:行走在大山大河之间

山西黄河文化 时间:2018-05-04 20:02 点击: 作者:程思寒
[导读]大山所摄 。 大山在太行山拍摄场景。 从中规中矩的企业员工,到生意场上风生水起的商人,再到手拿相机执著于黄河文化的草根摄影师,继而成为替各 飞禽著书立说的爱鸟人。本土摄

大山所摄 。

大山在太行山拍摄场景。

从中规中矩的企业员工,到生意场上风生水起的商人,再到手拿相机执著于黄河文化的草根摄影师,继而成为替各 飞禽著书立说的爱鸟人。本土摄影师大山,用10年艰辛记录下全国近500 鸟类,记录下山西约100 鸟类,并将与鸟共处的岁月付诸文字,撰写了介绍山西鸟禽的百鸟拍摄札记——《家乡的鸟鸣》。

自然,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,山谷、鸟鸣、雨露、溪流,在大山的心中,都那么亲近而无可替代。一个质朴如大山一样的汉子,却演绎出绚丽的童话般的自然画卷。凝视他镜头下的一幅幅景致,如同走进五彩斑斓的自然幻境。

大山里被“逼上梁山”的摄像师

大山,原名周彬。一位来自吕梁山的汉子,中等个,淳朴寡言,有 心宽似海的笃定。与他笔下的文字一样,淡定悠然,细腻严谨,又不乏对生活的激情和爱。

元宵节,记者在晋中市左权县采访盲艺人时见到大山,他穿一件橘红色的马甲,有 “骚男”气质。正月十四那天,浙江卫视主持人亚妮为盲艺人做了顿团圆饭,大山自告奋勇为三十号人做削面。做饭间隙还不忘拿起相机拍摄,真可谓,端得相机、入得厨房、写得 的大男人。

次日白天,《没眼人》摄制组到左权土棚村补拍镜头,亚妮把价值几百万的F65摄影机和一组技术员交到大山手里。“我记得,大山盯着我看,没看F65。我转头忙事儿去了,把那双眼睛丢在脑后。再后来,我 去了北非,把那双眼睛完全丢在山里。当然知道,大山摸的是照相机,连一般的摄影机都没摸过,谈何F65!然,我 是相信,一根筋地相信他。”亚妮 这样,让一个拍平面的摄影师,破天荒地去拍纪录片,且负责四台机位中最昂贵的一台。

作为国家一级导演,亚妮之所以如此信任大山,完全基于她对大山大量摄影作品的认同。同样的场景,大山的角度和画面,让亚妮啧啧称赞,于是,当摄像师不足时,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大山。

谁都有第一次,大山的摄像处女秀献给了《没眼人》。几天之后,亚妮去了埃及参加首届阿斯旺国际女性电影节。而团队留在太行山深处,等雪。到正月二十五,一场千呼万唤的大雪铺天盖地,整个太行山银装素裹,分外妖娆。大山与拍摄团队持续工作了9天,直到拍完二月二左权小花戏才顺利收工。

亚妮对此次拍摄这样评价:“从北非回来,我一头钻进机房,看大山用F65拍的东西, 得出一个结论:硬逼,能把牛逼成人!何况大山这般聪明绝顶的人。”

大山谈及初尝摄像的感受,如是说:技术层面上说,摄影与摄像的区别主要还在于静态与动态的区别。摄影是一个人的艺术,摄像是团队合作,电影拍摄需要多个机位,对人物、事件进行多角度拍摄,保证镜头丰富,画面随台词及时切换。还有音效的配合,可以渲染气氛,总之,摄影是视觉效果,电影是视听效果。而艺术上的区别并不大,还是需要从懂得盲艺人心理入手,希望表达盲艺人的那一面是相同的,对于拍摄对象的认知很重要,所要表达的地方一定要准确。在这点上,两 表现方式都一致。

大山与盲艺人的缘分,要追溯到十年前的平遥摄影展。初次参展,在现场遇到了左权盲宣队队长刘红权的哥哥刘红庆,从他那里了解到太行山的这支流浪艺人团队,从此开始对盲艺人的跟拍。其间,他认识了早他一年开始记录盲艺人的亚妮,可以说,大山 是《没眼人》摄制组的编外人员,默默跟随,见证了亚妮的文化坚守。

河岸边邂逅鸟儿的摄影师

早在2005年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大山,拿起心仪已久的相机,将镜头对准了母亲河——黄河。从单纯的自然景色,到黄河沿岸的民俗文化,再到黄河生态调查,黄河两岸手工业情况,大山以这4个方面为主题,拍摄了大量黄河风情 。

“大自然的每一 存在都一定有着其最美的一面,我们必须依赖细致的观察去得到这个答案。然后在 的时刻、 的角度,用最合理的方式完成其最美的描述。我想,这无疑是摄影师最开心的时刻。”讲起对黄河湿地的记忆,大山不无感动。

拍摄黄河主题中间,大山遇到了冬季来黄河过冬的候鸟天鹅,并深深爱上了灵动曼妙的天鹅。于是,不惜代价开始添置拍鸟用的长焦等摄影器材,追着鸟儿,沿着山川河流奔走。

不承想,这样的拍摄激发了大山内心隐藏已久的浪漫因子,爱鸟,拍鸟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“鸟人”,这个更像骂人的词汇,拍摄鸟类的摄影人却欣欣然,自称“鸟人”或“鸟民”。

2008年开始,大山偏离黄河航道,足迹遍布全国各地,从新疆到西藏,从内蒙古到云南,他不仅记录下鸟儿的身影,还记录下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瞬间,虽然经历了多次险境,但他痴心不改,乐此不疲,写下了大量的鸟类摄影笔记。

笔记中与鸟飞翔的文学家

中文系毕业的大山,一直深藏一个文学梦。他不仅用镜头去捕捉鸟儿的姿态,更在他的自然笔记中,大段大段动情描述鸟儿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。“微风吹过,空气中蔓延着淡淡的花香。穗鵖来了,选择了河谷一处石块作为自己的领地。领雀嘴鹎来了,占据了河谷斜坡上茂密的灌木丛。黄尾鳽带着心爱的伴侣喜欢上了河道边摇曳的芦苇。鸳鸯却双双对对畅游在弯曲的河道中央。河谷开始了一年最热闹的时候……”读到这些文字,总有一 央视《人与自然》节目的味道。

有一年,为了拍雪地褐马鸡,大山进山好几趟,雪要么没下,要么太小,等管涔山下了一场大雪时,他正巧在河南拍另一组镜头,连夜开了十几个小时车赶到山里,在黎明时分,终于拍到褐马鸡在雪中展翅的美艳一刻。我们能欣赏到的一幅 ,可能是从大山不同时间、不同季节、不同地点拍摄的上百张片子中选出来的。

大山不以为苦,乐此不疲。他甚至追到了国外,远赴南美洲, 为了追逐鸟儿的身影。在不间断的拍摄过程中,大山从记录鸟身姿、分辨鸟的 类,到仔细观察、学习鸟类习性,掌握鸟类知识,他慢慢学会如何更好地在自然状态下捕捉这些精灵。到如今,他已经有了近500 鸟类的记忆。

2012年秋,大山的摄影作品《雪中漫步》,获得美国《国家地理》 摄影大赛自然类优秀奖。为了拍摄这张片子,大山前后跟踪拍摄大鸨,长达3年的时间。

大山的拍摄与鸟类笔记,在许多人看来,确实是一件有意义的事。同样有着拍鸟经历的摄影师徐劲松如是说,拍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,也是一个人自我品行修养锻炼的过程。

下个月,大山的《家乡的鸟鸣》一书 要出版,近8万字的文字和200多幅鸟类 ,详细介绍了山西境内约百 鸟类,图文并茂,生动有趣。

大山说,2017年年底之前,他还打算将这些年对汾河流域的生态观察,整理编撰成一本书。从一条河流的生态环境,反映人类与鸟禽相处的真实现状,探讨一些亟待解决的环保问题。走过了那么多山峦湖泊,拍过了那么多飞鸟人文,大山确实有很多思考,有很多话要说。

本报记者 周俊芳 文/图

标签: 大山
    责任编辑:程思寒

    精彩评论

    网站首页 | 山西新闻频道 | 山西时政 | 山西热点时评 | 山西舆情 | 山西晋商频道 | 山西网络热点 | 山西财经 | 山西法制新闻 | 山西教育 | 山西旅游 | 山西人物 | 山西民俗文化 | 山西深度报道 | 山西民生新闻 | 山西历史人文 | 山西娱乐 | 山西农村频道 | 山西交通网 | 山西太原新闻 | 山西大同新闻 | 山西长治新闻 | 山西阳泉新闻 | 山西晋城新闻 | 山西运城新闻 | 山西体育频道 | 山西美食 | 山西国内新闻 | 山西国际新闻 | 山西健康频道 | 山西好风光 | 帮助中心

    Copyright ©2010-2018 山西新闻网(http://www.sjrx.com) 版权所有 晋ICP备05011485号  

    电脑版 | 移动版 | 网站地图 | xml地图

    扫一扫 更健康